我不是基佬,对异装癖肌肉男不感兴趣。

我徘徊在科技和文艺的十字路口,久久不能抉择,遥遥的看到长着翅膀的乔帮主和怀揣铁锤的老罗在人文路口唠着嗑。

我搞文艺绝不是为单纯的搞妹子,搞程序也绝不是为了那些糙汉子,见到肥皂会避而远之,绕路而行,比利海灵顿是战五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