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一辈子都在高潮——低潮中浮沉,唯有庸碌的人,生活才如死水一般;

或者要有极高的修养,方能廓然无累,真正的解脱。